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
来源:www.uws-trainsim.com    点击:   发布时间:2018-04-08 00:11
html模版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

  原标题: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后:新找的接班人被吓跑了

  来源:法制晚报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 记者 任小佳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摄影 记者 黑克

  编辑 张子渊

  79岁的杨风申是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准备着每年正月十五在村子燃放的烟花材料。2016年正月十二那天,正在准备烟花的他因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被赵县公安带走,拘留19天后,去年3月9日,杨风申取保候审。之后,县人民法院后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杨风申4年6个月。如今,杨风申上诉至石家庄市中院,杨风申说:“本来县里给我找了一个学手艺的接班人,结果人家一听我被抓了,就吓跑了。”

杨风申老人向记者展示一审判决书杨风申老人向记者展示一审判决书

  两千年的古火烟花  每年正月十五挤满人看

  进入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再驱车大约15分钟就到了南杨家庄村,杨风申的家就在村口附近。屋前的院子里种着几棵果树,老人杨风申黝黑的皮肤刻着深深的皱纹,他就是“五道古火会”的第四代传人。

  “五道古火会”是当地一个民间组织,主要组织正月十五的烟火表演,以及前期的准备工作。杨风申正是这个古火会的会头。

  谈及五道古火会的由来,杨风申介绍:“是传说有个掌管阴司,名叫五道的将军来到我们这里,在这儿落户种地,救济穷人,当地人都敬重他,当五道死后,后人就建庙、放烟花纪念他,祈求五谷丰登,到现在都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杨风申当上会头的第一件事就是扩建了村里的庙,“现在南杨家庄村不到300户人,家家都知道古火会,1996年,我正式当上了五道古火会的会头,那会村里的庙太小,我就想着改建的大一些,就扩建了。建庙的时候,村民50元、100元也捐了不少钱。”

杨风申老人带记者到举办古火会烟花的地方杨风申老人带记者到举办古火会烟花的地方

  村东头的五道庙还有一个破旧的烟花架子,旁边一个牌子还写着1996年杨风申带领大家修庙的事迹,捐款捐物的老百姓都在上面留了名字。89岁的杨包子打开庙门,“烟花很好看,这两年虽然有庙会,但是冷清了很多,只有一些舞狮。烟花我从小就看,从没发生什么乱子。”

  庙内供奉着五道神等五位神仙,杨风申的大女儿杨瑞肖说:“往年都有人打扫这个庙,现在你看,都没人管了,墙面也列了,上面漏水,有个神仙像的手指也掉了。”

  杨瑞肖指着五道庙东面大片玉米地:“以往正月十五那天,这都站满了人,县里其他地方都来人看,还有从山西过来的,村里的路都是车,放完烟花,路上也堵,走得很慢。”

  制作二十几种造型烟花  杨风申主要负责配料

  村头几位纳凉的村民说:“古火会啊,有名,正月十五就在村东头放,家家都去看。”

  杨风申说自己从小喜欢这些烟花,看老人制作,耳濡目染自己也就学会了,作为正月十五的重头戏的烟花表演,杨风申一般在正月初五开始准备,“召集村民开会,主要是十几二十几个喜欢这个烟花的,老人居多,年轻人很多都外出打工了。”

  “主要是准备插烟花的支架,瓶子、买的小鞭炮。正月十五那天会有很多不同造型的烟花,现在大概有二十几种。”会员根据不同造型为烟花取不同的名字:莲花烟花、葡萄架烟花、摇钱树烟花、火箭烟花……这些都是会员做的,我主要是准备配料,会员来我这里领取配料,另外,这些造型烟花的还有买来的现成的小鞭炮放在里面。”

  杨风申自己制作的“梨花瓶”烟花主要原料是硫磺、硝和铁,“梨花瓶是用厚纸筒包着的,用黏土封着原料,外面留着导火索,燃放的时候就像平常点烟花一样,燃着导火索,不会发生爆炸的,我做了这么多年,包括试验烟花,都没受过伤。”

  至于原料来源,杨风申说:“绝大部分原料还是之前遗留下来的,放在自家的仓库里,另外,还有一部分就是红砖墙上,时间久了起了白灰,那个算是硝,也会收集起来。”

村民给记者展示制作“梨花瓶”烟花的原料村民给记者展示制作“梨花瓶”烟花的原料

  村民杨广庆手里比划着制作“梨花瓶”的大约1厘米厚的纸壳筒:“这个纸壳就是从收购站买了废纸筒,论斤卖,两毛五一斤,我们买来的时候长长短短,最长的能有四五米,都是我们自己自己锯成16厘米高的筒子,每年这个梨花瓶做两百到三百个,而且这个外壳不容易坏,我们都回收利用。”

  每年领3000元非遗奖金  取保候审以后也领到了

  据河北《燕赵都市报》的报道,在烟花表演当天,会有一盏五星状的灯笼作为的号令灯,当号令灯从灯火通明的庙堂里走出后,在它的停留处,炮声爆响,五彩缤纷的礼花腾空而起,在一声声钝响中深邃的夜空被礼花装扮的绚丽多彩,有的如菊花绽放、有的似玉树临风,有的像流光溢彩的瀑布垂下,有的若钢花飞溅洒满天际。

  2012年4月,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办公厅颁给杨风申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证书,非遗项目为“赵县五道古火会”。2013年12月,河北省文化厅为杨风申颁发证书,命名他为第三批省级文化遗产项目“赵县五道古火会”的代表性传承人。

  杨风申说:“2013年底,省非遗就奖励给我500块钱,后来每年年底我都去县文化馆领奖励给我的 3000元,但去年2月我被拘留,年底,取保候审的时候,我也正常领到了3000元的奖励金。”

  杨风申说:“文化馆知道我被拘留的事儿,也正常给我发奖励金,今年年底我还会去。”

杨风申老人向记者展示非遗证书杨风申老人向记者展示非遗证书

  赵县五道古火会正是赵县文化馆一层层逐级上报申请下来,县文化馆馆长张金礼表示:“烟花我看过,好看,村民们也都喜欢。杨风申每年确实领取3000元的奖励经费,但一万元的古火会活动经费这个情况,我并不知道。”面对非遗传承人涉嫌自制爆炸物被抓一事,非遗项目是否会取消?张金礼说:“非遗的项目是‘五道古火会’这个民俗,燃放烟花是其中一项活动,究竟非遗项目、奖励经费是否取消,还要看上级领到的指示。”

  刚找的接班人  不敢做吓跑了

  2016年2月17日,杨风申去村支书家签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书上写着:“我叫杨风申,是南杨庄村五道古火会的活动负责人,我村将于正月十五举行庙会及焰火晚会,我保证我村将按照《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管理条例》及《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进行逐级上报审批,如审批不通过,我村将按照规定不再举行庙会及焰火晚会。”保证人杨风申签字按手印,“我不识字,是村支书还有镇里一个领导念给我听,我最后写了名字按了手印。保证书以前也会签。”

  签完保证书后的两天,2月19日正月十二,杨风申像往常一样准备着古火会的烟花,但当天却被县公安带走,“公安说是接到匿名举报,说我非法制作爆炸物品。我都做了二十来年了,怎么就犯法了呢?”

  杨风申的小儿媳妇高云霞回忆:“当时,公安来人,说是有人举报我们制造非法爆炸物,当时老人就说可以马上燃放一个,证明不会爆炸,只是有烟花窜出,但他们没让我们燃放,把所有材料和制作的烟花都没收了。我们村的另一个村民杨广庆想着会头年龄太大,想帮忙跟公安解释,也一起被带走了,拘留了19天。”

  杨风申因为高血压,拘留期间打了点滴,后来家人考虑到老人的身体原因,支付了两万元后取保候审。“我在拘留所那会儿身体还可以,后来一出来,压力太大,身子一下子垮了。后来,每次出庭传唤,两个儿子也都要请假陪我。”杨风申说。

  此外,杨风申提到:“当时县里刚给我找了一个学古火烟花制作的徒弟,一个年轻人,还没学呢,知道我因为这事儿被抓了之后,吓跑了,现在也没人学这个了。”

  杨风申口中那位“年轻的接班人”就是66岁的杨广庆。杨广庆说:“申请做传承人的申请书我就写了三回,还没等到信儿呢,会头就被抓了,谁还敢做啊。”2月19日,他知道有警察要带走会头杨风申,陪着老人一起去了派出所,没想到也被拘留了19天。

  高云霞说:“当时非遗传承人,都是从县文化馆一层层申报上去的,并没有说非法啊,老人家做事儿也不是挣钱,我们也没有啥盈利,就是节日那天,纪念一下,乡亲们看个热闹。”

  查获的烟火药鉴定具有爆燃性  一审判处4年6个月

  一审的赵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2016年2月19日,被告人杨风申因该村过庙会,组织部分村民在杨家庄村杨广伟旧家居民区非法制造烟花,当场查获用于制造“梨花瓶”的烟火药15千克、“梨花瓶”成品200个(每个瓶内药量约为1.46千克)以及其他原料和工具。经对查获的烟火药鉴定具有爆燃性。

  赵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杨风申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当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杨风申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自愿认罪。

  被告人杨风申的辩护律师杨昱当庭称,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风申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事实及定性无异议。但提出200个成品礼花瓶内的烟火药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被告人不存在在人员集中区域制造爆炸物,被告人制作烟火药不是为了出售谋利或者出于其他违法目的,而是在举办“五道古火会”时进行燃放。主观恶性较小,只是由于文化水平不高,触犯了刑法。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犯罪时已年满七十五周岁,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应对被告人从轻处罚或者减轻处罚。

提到案情杨风申的老伴儿落泪提到案情杨风申的老伴儿落泪

  赵县人民法院则认为,被告人杨风申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在杨家庄村杨广伟旧家居民区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情节严重,应予惩处。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一审之后,杨风申上诉至石家庄中院,目前正等待二审结果。

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图片一
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图片一

  网上裁定书显示二审维持原判  法院称判决书没到被告人手上不生效

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图片二
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图片二

  6月29日,杨风申辩护律师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判决书显示,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时间为5月22日,网站更新文书时间为6月14日,但直到6月30日,被告人杨风申或者辩护律师杨昱都未收到判决书。

  杨昱表示:“这个判决是我从裁判文书网上看到的,如果判决书或裁定书没有宣告并送达到被告人手中,判决无法生效,目前我们都没收到判决书,网上的这个文书我们不会作为最终的结果,目前还是在等待审判结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上公布网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应当在裁判文书生效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在互联网公布。依法提起诉讼或者上诉的一审判决书、裁定书,应当在二审裁判生效后七个工作日内在互联网公布。”

  记者致电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回应称:“裁判文书网我以为是内部网,没想到是外部网。判决书还没送到杨风申手中,不算生效,送达才算生效。”

  文/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 记者 任小佳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深读 记者 黑克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文章《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原创来自:青岛私家侦探,青岛调查公司,青岛私家侦探公司

与《造烟花非遗传承人被判刑-新找的徒弟被吓跑》相关文章:

张曙光情妇罗菲获减刑因其服从管理积极改造>